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要让教育履责行政问责硬起来

发布日期:2018-06-29  来源:admin
 
    要让教育履责行政问责硬起来,必须健全完善问责机制,对省级政府履行教育职责情况进行评价,是健全完善问责机制的重要一环。为此要完善履责评价信息公开,并根据履责评价发现的问题,严肃追究省级政府没有履行职责的责任。
  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日前派出32个核查组,对31个省(区、市)省级人民政府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履行教育职责情况进行实地核查。据介绍,这是首次对省级政府履行教育职责情况进行评价,是完善教育督导体系的重大制度安排,是加强教育宏观管理、提高教育治理水平的重大举措,对推动省级人民政府切实履行教育工作职责,提高教育质量,促进教育公平,提升教育服务经济社会发展能力具有重要意义。
  我国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提出,明确各级政府责任,规范学校办学行为,进一步加大省级政府对区域内各级各类教育的统筹,推进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依法落实发展义务教育的财政责任。对省级政府履行教育职责情况进行评价,就是落实健全统筹有力、权责明确的教育管理体制,要求省级政府积极承担发展教育的职责。希望履职评价能做到客观、公正、公开,并根据履责评价,切实建立问责机制,追究地方政府不依法保障教育投入,不依法治教的责任。
  我国《教育法》《义务教育法》《教师法》《民办教育促进法》等法律明确了地方政府投入教育、规范办学的责任。省级政府履行教育职责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依法保障教育投入,二是依法履行对学校的监管责任。我国有的地方政府未能很好履行教育投入责任,导致教师待遇和学校基本办学条件得不到保障,义务教育发展不均衡,学前教育阶段入园难、入园贵,义务教育择校热高烧不退。有的地方政府对学校违规办学监管不力,如法律规定民办学校必须独立办学,但一些地方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不分混为一体,一些地方学校跨区域违规抢生源,但地方政府出于升学政绩利益等考量,对此不加以治理规范。
  关于地方政府履行教育投入与监管责任,法律有明确的问责条款,但主要是行政问责,容易出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结果。要让行政问责硬起来,必须健全完善问责机制,对省级政府履行教育职责情况进行评价,是健全完善问责机制的重要一环。为此要完善履责评价信息公开,并根据履责评价发现的问题,严肃追究省级政府没有履行职责的责任。
  我国正在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改革,核心是中央向地方放权和地方向学校放权。推动地方政府履行教育职责,一方面要明确地方政府的教育责任以及与之对应的权力,另一方面要建立针对政府权力的约束问责机制。以省级统筹为例,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需要强化省级财政统筹,包括由省级财政统筹教师的薪酬,但如果要强化统筹,需要省级政府有相应的财政实力,这就需要根据省级统筹的责任,给省级政府相应的权力,否则省级政府很难履责到位。
  我国基础教育经费之前主要由县乡财政保障,这导致基础教育发展存在很大的地方差异、城乡差异,因此,强化省级统筹是均衡发展基础教育的重要措施。近年来,我国已基本完成对义务教育生均公用经费进行统筹,由中央财政和省财政各承担一定比例,做到城乡义务教育学校生均公用经费统一,但占基础教育经费大头的教师待遇仍主要由县乡财政保障,这不利于落实《教师法》的规定,依法保障教师工资待遇。而要由省级财政统筹所有基础教育教师的待遇,就需要全面改革经费保障机制。
  另外,不少中小学办学长期存在强调应试教育、为了提高升学率而不规范办学的问题,这方面的矛盾,单由地方政府来解决是比较困难的。我国实行统一的升学考试评价制度,各地教育部门和学校负责具体实施,要在基础教育阶段全面推进素质教育,促进学生身心健康成长,必须从国家层面推进升学考试评价制度改革,包括加大地方教育改革的自主权,探索适合本地区教育发展水平的教育管理和评价方式。这些改革将有助于构建统筹有力、权责明确的教育管理体制,以政府履行教育职责评价推动完善教育问责机制。“高教大计,本科为本;本科不牢,地动山摇。”近日,在成都召开的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强调,高校要回归大学的本质职能,把“培养人”作为根本任务,要调整思路,把人才培养的质量和效果作为检验一切工作的根本标准。“不抓本科教育的高校是不合格的高校,不重视本科教育的校长是不合格的校长,不参与本科教育的教授是不合格的教授。”
  从上世纪90年代起,我国就高度重视高校的本科教育质量问题,从那时起到现在,教育部为加强高校本科教育出台了一系列文件,但目前还是存在部分高校不重视本科教育、轻视人才培养的问题。原因在于,很多高校把办学的重点放在组织教师开展学术研究上,这与我国对高校的评价体系,以及大学对教师的评价体系有关。要让高校、校长、大学教授真正重视本科教育,投入本科教育,必须改革考核评价体系,严格做到不重视本科教育,就对校长一票否决;不参与本科教育,就不能评教授。
  目前上级主管部门和社会舆论对高校的评价,都采用一些学术性指标,诸如发表多少顶尖论文、有多少科研项目获奖、申请多少发明专利等。很自然地,高校就会把办学重点转向学术研究。与之对应,高校给教师设计的考核评价指标,也是以论文、课题、经费、专利为主,教育教学只有工作量的要求;甚至如果学术成就突出,没有参与本科教育也不影响职务晋升、评职称,获得各种奖励。那些认真投入本科教育的教师,因缺论文、科研项目而被边缘化、淘汰的不在少数。
  要改变这一现状,必须改革对高校、校长以及教师的评价体系。值得注意的是,从2001年起至今,我国已经数次在不同文件中提出教授给本科生上课这一要求,可是到目前为止,教授给本科生上课的制度尚未得到完善。今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要求深入推进高等学校教师考核评价制度改革,突出教育教学业绩和师德考核,将教授为本科生上课作为基本制度。为此,我国必须建立以人才培养为第一要务的高校办学评价体系。
  首先,要对高校办学实行专业评价,而淡化行政评价。行政评价会导致高校办学追求短期办学政绩,而不会关注长周期的教学工作。在国外世界一流大学,学校也开展学术研究、社会服务等工作,但是大学的核心功能是培养人才;大学开展学术研究、社会服务的出发点,也是培育一流人才。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指出,高校领导的注意力要首先在本科聚焦,教师的精力要首先在本科集中,学校的资源要首先在本科配置,教学条件和教学工具要首先在本科使用,教学方法和激励机制要首先在本科创新,核心竞争力和办学质量要首先在本科检验,发展战略和办学理念要首先在本科实践,核心价值体系要首先在本科确立。这就是明确本科教育在学校办学的核心地位,学校不能本末倒置。对大学办学进行专业评价,就要把本科教育的开展情况作为主要评价指标,比如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评价美国大学,采用的指标就是新生录取率、新生留校率、教育资源利用率(有多少20人以下的班级教学)、毕业率、校友捐赠率等,这些都是围绕教学过程而展开。
  其次,大学不宜再对教师进行量化评价,要引入专业同行评价,由教授委员会管理学校的教学事务,评价每个教师的教育贡献和能力。如果能切实建立起不参与本科教育就不是合格教授的评价体系,意味着院士不参与本科教育也会被评为“不合格”,这就会令所有教授都重视本科教育,将其视为分内必须完成的工作。概而言之,重视本科教育,就要在评价体系改革上动真格,让校长和高校教师不得不重视、参与本科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