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京东的“跑步鸡”

发布日期:2018-06-26  来源:admin
 
  甘肃省商务部门进一步完善县乡村三级电商服务体系,扩大贫困户农特产品网上销售规模,并聚焦“一户一策”,精准对接,精心实施,精确发力,电商扶贫收到良好效果。据第三方大数据公司监测,今年一季度全省实现农产品网络零售近20亿元,同比增长32%。
   武邑,一个位于河北衡水市的贫困县,人口仅有33万。近年来,在电商的助力下,武邑正在迅速改变贫困的面貌,驶入发展的快车道。作为全国电商扶贫的首批试点县,武邑显现出草根互联网经济的蓬勃生机和活力。
  京东的“跑步鸡”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武邑县的“跑步鸡”项目不止创新了一套独有的电商扶贫模式,更成为电商平台在全国推广的一个样板工程。
  2016年3月,武邑县政府与京东签订扶贫协议,成立“跑步鸡乐园”。根据项目设计,贫困户可以通过小额贷款零成本认领生态柴鸡散养,每只鸡佩戴脚环,跑到100万步以上,再由京东回购线上销售,实现贫困户脱贫和企业收益的双赢。
  武邑“跑步鸡”项目负责人何晓飞是河北衡水人,在负责该项目前,在内蒙古从事电商行业,对于电商产业发展颇有心得。在回溯“跑步鸡”项目结缘武邑的历史时,何晓飞用“一波三折”来描述。
  首当其冲的问题是选址。据何晓飞介绍,此前京东在为项目立项时曾考虑了多个备选地址,而最终落户武邑,除了当地丰富的天然林地资源,地方政府的支持和电商基础功不可没。
  早在2016年春节,随着农村电商服务网点入驻全县524个行政村,武邑县在河北省率先完成了农村电商服务村村全覆盖。分管武邑县电商工作的副县长刘威告诉记者,县财政每年拿出300万元扶持农村电商,“现在的扶持涵盖电商运营、培训奖励等各个方面。”
  即便有了天时、地利,“跑步鸡”项目在起步时仍是困难重重。“我们最大的困难来自于没有先例可借鉴,最大的风险是养殖。”何晓飞告诉记者,刚开始时,“跑步鸡”曾经历了放在农户家散养再回收的试验阶段,但由于品质保证不了、监控跟不上,后来失败了,于是开始探索一种“林下养殖,舍放结合”的新模式。
  这一模式最终取得了成功。2016年兴建养殖基地时,占地面积约80多亩,到2017年扩建到约210亩,现在又将进一步扩大。
  更重要的是,“年年扶贫年年穷”的悖论被打破了,项目有了造血功能。2017年,“跑步鸡”项目直接扶贫453户,成为国家先进扶贫案例。贫困户的收入除了来自于京东回收“跑步鸡”价款的分红外,还有京东“跑步鸡”合作社收购贫困户的饲料、蔬菜、水果等销售款。根据2017年底的数据,光是鸡饲料回收一项的收入就达到户均400元。项目实施两年来,武邑县参与到扶贫“跑步鸡”项目的贫困户已超千户,每户均获得了不错的收益。
  此外,当地贫困户还能从项目养殖的用工中有所得。何晓飞告诉记者,一年的用工量已达到约3000-4000人次,真正实现了“防止返贫,巩固提升”。
  今年春节前,京东向北京市场定向投放了5000只“跑步鸡”,每只售价168元,一开售就被一抢而光。据介绍,今年武邑的“跑步鸡”项目又有了新计划:京东邀请农科院专家进行指导,引入区块链溯源等新技术。此外,与京东谋划增加鸡蛋产品,并引进孵化技术和鸡苗,从全产业链布局的角度来降低成本。就商业模式而言,今年项目有望做到盈亏平衡。“我们要坚持把这个项目做下去,最终使其成为武邑电商的一张名片。”
  就在记者到武邑调研的同一天,京东“跑步鸡”二期项目的洽谈小组抵达了当地。
  麻唐的“千层底”
  “最爱穿的鞋是妈妈纳的千层底”,歌中唱到的这双“千层底”,成就了吕少军和他奶奶祖孙几代人的脱贫梦。
  接受记者采访当天,麻唐的创始人——武邑县南石村手工制品有限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吕少军刚从北京回来。这次赴京参加“武邑脱贫成果展暨特色产品展销会”,吕少军带去的虎头鞋、成人布鞋、唐装等产品被抢购一空,以至于不得不到工作室拿了一双样鞋来给记者做展示。
  这是一双老电影里经常可以看到的千层底布鞋,鞋底全部手工制作——用玉米糊把棉布一层层粘在一起,然后经过阳光晾晒,成为结实的袼褙;几层袼褙摞在一起,用针线反复穿纳约2700针。就是这样一个手工鞋服的淘宝小店,却创造了年销售600万元的流水;更重要的是,从事鞋底缝制的大多来自当地贫困户。
 吕少军告诉记者,他是偶然进入电商行业的。毕业后他从事的是品质管理工作,有一份稳定的收入。在一次很偶然的情况下,他试着把奶奶手工缝制的布鞋拿到网上去卖,一双鞋就收入100多元。慢慢的,随着线上的电商销量提升,他的事业从家庭式的手工作坊成长为电商企业,收入从2015年的几十万元跃升至2016年的200万元、2017年的超过600万元,这也直接带动了当地贫困户的就业。
  吕少军自创的“麻唐”中国布鞋品牌,样式设计经过翻新,但保留了当地老人熟悉的“千层底”特色。他告诉记者,村里的老人可以自由“接活”,用闲暇时间纳鞋底,平均一双鞋底可带来20元左右的手工费收入。从2015年创业至今,已经吸引了大约300多户贫困户参与。
  “麻唐”的成长见证了武邑县农村电商产业的日益成熟。2015年10月,武邑县成立“武邑县加快电子商务发展领导小组”。经过半年时间,武邑被评为全国2016电子商务进农村工作综合示范县。如今,吕少军作为第一批孵化成熟的电商企业代表,被请回县城新建的“电子商务创业孵化基地”,作为电商扶贫模式“传帮带”的样本加以推广。这个设在一幢五层小楼里的孵化基地,目前已经吸引了43家企业入驻,其中已成功孵化企业20家。
  武邑县电商办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最看重的是“麻唐”在扶贫工作中的低门槛,减少了“不劳而获”的单纯扶贫行为。据了解,武邑县今年计划给吕少军的企业提供100万元的支持资金以增加生产设备,进一步扩大产量,创造更大经济效益,也带动更多贫困户就业。
  “产业扶贫”的保险柜
  记者见到张海峰时,他正在指挥手下的工人为当天网购发货的两台保险柜打包。张海峰所在的虎牌集团是武邑当地乃至全国鼎鼎有名的保险柜领先企业,拥有30多年历史。正是在这一品牌的带动下,保险柜已成为武邑的一个特色产业,与之相关联的企业大大小小已有近百家。
  令人称奇的是,这样一个相对传统的产业,现在已有将近三分之二销售是通过电商平台实现的。
  “说起与电商的结缘,其实是源于8年前的一个偶然选择。”张海峰回忆,当年由于市场不太景气,他们在国内各地的实体店销售开始走下坡路,有人提议在网上开个店尝试一下网上销售,由此涉水电商,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现在我们在网上每天能卖出三五十台到上百台不等的保险柜,最高的纪录是在去年的‘双十一’创下的——在网上一天卖出超过5000台保险柜。”张海峰不无得意地说,越来越多家庭选择用保险柜存放一些重要物品,电商的销售模式正契合了这种消费升级的需求,也让保险柜这一相对传统的商品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在公司的展示厅里,记者看到了各式各样的保险柜,除了传统的用密码开锁的保险柜,更多的是用指纹解锁,甚至还有引入人脸识别的最新款。这些款式各异的保险柜,在网上的售价从几百元到数千元不等。
  生产车间里,流水线旁边操作的工人并不多。张海峰介绍说,现在公司正在不断提高生产线的自动化水平,通过和一些大学、科研院所的合作,不断优化生产流程和工艺,解放出来的人力就可以投入其他方面。
  “虽然我们这个工厂的员工只有300多人,但对相关上下游产业的拉动却是巨大的。”张海峰告诉记者,比如,在相关的物流和售后服务等环节,都可以在当地提供为数不少的就业岗位。而随着企业的不断发展壮大,这种产业扶贫的滚动效应将更为可观。
  大数据助力“精准”扶贫
  就在记者到武邑调研前不久,河北省扶贫办发布了一则公示,宣布11个国定贫困县达到了贫困县退出标准,拟按程序退出贫困县序列,其中包括武邑县,这意味着武邑即将摘去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
  “摘帽并不意味着政策的断层。”有当地官员告诉记者,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贫困县退出后,在脱贫攻坚期内,国家和省原有扶贫政策将保持不变,继续支持原贫困县、贫困村、贫困户发展,巩固提升脱贫成果。
  据介绍,当地政府对农村电商的扶持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数据和技术的支持,并非无的放矢。在武邑县天玑大数据系统的展示巨幕前,记者看到了县里所有电商产品在各个电商平台上的即时销量和阶段统计数据,每五秒钟更新一次。当地电商办负责人告诉记者,这种由独立第三方提供的统计数据,相对来说可信度更高。有了数据支撑,政府可以知道哪些行业发展快及其原因所在,并可以有针对性地对行业进行指导,“实时数据变动使我们的判断更有底气了”。
  据悉,有了“跑步鸡”的成功先例,武邑县的下一个动作是计划将当地特有的武邑“红梨”向外进行推广。
  得益于电商的精准发力,武邑这个曾经的贫困县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脱贫之路。无论是“跑步鸡”、“麻唐”的网络品牌效应,还是保险柜产业的重生,都是深深植根于这片土地。正是因为找到了适合自己发展的特色产业,在现代电商的助力之下,这里的人们得以摆脱困扰了几代人的贫困,开始享受幸福生活。 通过近几年来持续不断加快建设,甘肃省县乡村三级电商服务体系功能配套逐步完善,奠定了农产品网上销售的基础,贫困群众足不出村就能把自产的农特产品通过电商服务站点卖到全国。目前,全省已建成75个县电商服务中心,实现了贫困县全覆盖,建成1159个乡电商服务站,5375个村电商服务点,分别覆盖了70%的贫困乡和50%的贫困村,三级服务体系已经成为贫困地区网货供应、网上销售、创业服务、人才培训的“聚集地”和增收致富的“主阵地”。
  按照省委省政府提出“电商扶贫工作要突出精准性,聚焦贫困户”的要求,省商务厅提出电商扶贫对象、方法、发力“三个要精准”,建立电商与建档立卡户的精准连接和精准带动机制,促进全省贫困地区电商蓬勃发展。陇南市探索出网店定向收购代销贫困户自产产品,形成了“一店带一户”“一店带一村”的网店带贫模式,累计实现农产品销售98亿元,带动就业10万人;天水市秦州区烟铺村大力推广“微商”模式,带动50户贫困户户均增收2万元以上;甘南州“藏宝网”吸纳5500多个藏区农牧民、返乡大学生、待业青年自主开店,2017年实现销售3000多万元,被商务部评为“国家电子商务示范企业”。各地还加大网货品牌培育,提高甘肃产品知名度。截至目前,甘肃县域电商品牌孵化中心已入驻企业146家,展示展销产品2000多个。
  为提升电商运营能力,甘肃省商务部门加大对贫困地区电商从业人员的培训。2014年起连续三年每年培训超过10万人次。特别是从去年开始,省商务厅联合省扶贫办组织开展“电商扶贫培训全覆盖”工程,变“大水漫灌”为“精准滴灌”式的分类分层培训,与国内知名高校联合举办高级研修班,建设甘肃省电子商务公共服务平台,开展远程(网络)电子商务人才培训,走出去学习发达地区经验等,培训层次不断提高,针对性不断增强,效果不断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