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原本从事线路资源代理申请的平台也都暂停了相关服务

发布日期:2017-09-30  来源:admin
 
    据了解,网络电话运营平台的运作模式通常是从运营商处租赁线路,然后将线路接口与服务器连接,从而进行网络电话呼出。目前,网络电话拨出分为直拨和回拨。相对于网络直拨电话高流量消耗,网络回拨方式流量消耗更低,因而受到一批网络电话运营平台的青睐。不过在今年,原本比较便宜的网络回拨电话资费也一直在上涨。
 
    一家网络电话平台的内部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他们核心业务是建设呼叫中心,通过充值预付费形式向企业收费,出租给企业的线路资源呼出每分钟成本从0.075元到0.08元不等,企业预存越多,资费越低。但是相比去年同期,目前的资费上涨了1倍以上。
 
    另一位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国内网络电话市场竞争原本就很激烈,原本还有1-2分钱的利润空间,现在不断被挤压,很多小规模的企业已经“扛不住”了,所以转投其他领域。前段时间WePhone创始人兼开发者苏享茂自杀的消息传遍网络,除了令人唏嘘的婚恋经历,这位创始人在留下的网帖中也宣布WePhone停止运营,这也引发了人们对网络电话行业的关注。
 
    “透传”线路喊停 断了生路
 
    去年9月发生的徐玉玉案使得管理部门加大了对线路租赁业务的管控,其中“透传”线路的交易更是全面遭禁,这让一些国内网络电话运营商彻底断了生路。
 
    相对于普通线路资源,“透传”线路最大的特点,是在呼出电话时可更改去电的显示号码,这提升了非法呼叫的隐蔽性,对诈骗、骚扰电话的普及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今年3月开始市场上陆续出现了少量的国内线路,但价格开始暴涨,原价每分钟0.02元一度涨到了每分钟0.04元,即便如此,也很难抢到好的资源。一位专供呼叫中心的网络电话运营商人士透露,原本依靠出售线路资源的运营商现在基本都退出市场,只剩下一些VoIP技术开发者还能勉强度日,“对于有需求开发网络电话呼叫中心的,我们一般要求客商自行提供线路资源。”但即便有线路资源,目前已很难实现“透传”。
 
    目前,市场上原本从事线路资源代理申请的平台也都暂停了相关服务,根据要求,有需求的呼叫中心可自行向电信运营商申请,但与过去相比,号源是固定的,无法随意变更。有“特殊需求”的地下呼叫中心因此受到重创。
 
    跨境网络电话受影响相对较小《IT时报》记者采访后发现,因为线路资源紧张,网络电话行业的生存压力日益加大,今年有超过一半以上的网络电话运营平台关停业务,寻求转型。
 
    “去年底前,网络回拨电话话费不超过0.02元/分钟,今年0.04元/分钟都未必拿得到货。”一位从事VoIP技术开发的业内人士感叹。这位人士表示,和他有合作关系的网络电话运营平台中,今年至少关停了一半,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国内“线路资源”紧张,导致网络电话通话成本大涨,压垮了一批中小规模的网络电话运营平台。
 
    “去年,国内优质线路一条也没有,全部是国际线路。”一位业内人士透露,从事跨境网络电话业务的运营商几乎没有受到波及。与目前国内线路资源相比,国际线路资源成本更低。找到国外运营商,买到当地服务器,就能实现网络电话的通话业务,一般网络电话的服务器都在美国。
 
    有媒体曝出,在WePhone的“通话价格”中显示,可连接的国家或地区达229个,各地通话资费不同,如日本的通话资费为0.033美元/分钟,美国的通话资费为0.01美元/分钟。低廉的国际线路资源吸引了部分国内网络电话运营商,但从政策上来看,这依然处于灰色地带。一直以来,我国对网络电话是有限制的,国家对电信业务经营按照电信业务分类实行许可制度。想要从事电信业务经营活动必须取得国务院信息产业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电信管理机构颁发的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对于中小规模运营者而言,能取得相关资质门槛依然不低。
 
    据了解,一些网络电话运营者开始向物联卡销售转型,但这依然是行走在灰色地带上。
 
    “每个月包月出售几十个、几百个GB的流量,几十元左右,比手机流量便宜。”一位刚刚从网络电话转型到物联卡业务的负责人透露,理论上,物联卡只能用于智能硬件,不能插入手机,否则会因为违规被封号,但目前依然有不少人在顶风作案,不知道能做到什么程度,只能走一步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