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支持 >

通过互联网技术的力量,让全国孩子接受高质量教育

发布日期:2018-03-11  来源:admin
 
  重视学龄前教育改革
  近年来,教育公平一直是我国教育公共政策的关注点,也是每年全国两会的热点话题。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指出,目前我国幼儿教育的投资少、资源总量不足、师资短缺、办园水平参差不齐、“入园难、入园贵”问题突出。他建议将幼儿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组成部分,由公共资源来解决这一问题。
 
  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幼儿园教职工为381.8万人,师生比约为1:12。按照2013年教育部印发的《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暂行)》,全日制幼儿园的教职工与幼儿的比例需达1:5至1:7。也就是说,若要达到1:7的目标,需新增幼教职工248.8万人。
 
 
 
  除了互联网教育机构,教育行业巨头新东方、好未来在内等不少教育机构都提出“双师”概念,在发展教育与互联网结合的过程中,探索平衡教育资源的发展路径。例如新东方内部,有多条业务线在尝试双师课堂,比如泡泡少儿、新东方优能中学,而且还通过多种形式,比如和试点的地方直营校共建双师学校、选择定点城市自行建设双师课堂、并购地方机构利用双师输出资源。学而思也将名师的传播力从线下提到线上,充分释放名师效应和影响力。
  用互联网技术消除差距
  教育资源在地域上的不平衡问题由来已久。随着新型城镇化加快推进,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增多,生育政策调整,中国义务教育资源配置中不平衡、不协调的问题逐步凸显,城区中小学尖锐的入学矛盾和大班额现象越演越烈,边远地区农村学校生源呈递减趋势。
 
 
  据了解,截至3月1日,八大民主党派共公布了33 份涉及教育的提案,其中,学前教育成为今年最大热点。民进中央、致公党中央、民盟中央及九三学社中央、台盟中央等党派提出了7 个涉及学前教育的提案,占所有教育提案的近五分之一,内容涉及早教机构管理、普惠性民办园发展、幼儿园师资队伍建设、学前教育立法等多个方面,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当前学前教育的社会关注度。
  对于从互联网诞生的教育企业而言,通过互联网的力量触及需要教育资源的各个角落具有天生的优势。
 
 
  除了政策环境上的不成熟,学前教育“义务化”的瓶颈在于当下教育资源本身就存在严重缺口,不只是民办教育机构供不应求,公办教育机构也面临瓶颈。
 
 
 
  连续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学前教育教授刘焱称,近年来,公办幼儿园数量和就读幼儿人数显著增长。但由于公办幼儿园教职工编制从未被编制部门纳入事业单位编制核定,以致近年来新建的大批公办幼儿园都没有专门的编制,普遍存在教师编制数量严重不足、大班额现象。制定和出台《公办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标准》,从制度层面保障公办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也能够带动民办幼儿园依法保障和落实教师待遇,提高幼儿园教师的社会地位和待遇,从而全面提升行业吸引力。
  事实上,“双师”模式是互联网技术下教育行业一场互利的创新,通过“双师”模式可以将有限的优秀教学资源影响成倍扩大,让更多的人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也可以让教育企业在较低的成本下拓展多线市场。
 
  学前教育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也是历年两会上代表和委员们热议的话题,尤其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出生人口数增多,学前教育在立法、管理和教师资源缺乏多方面都面临更大挑战。
 
 
  不过“双师”的拓展仍需要诸多资源支持。互联网教学模式仍需要硬件设施作为基础,偏远地区的网络建设和硬件条件需要保障,与此同时线下辅导老师的人员和水平更需要保障——无论线上课程内容多优秀,线下辅导和互动效果跟不上也于事无补。
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推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教育投入继续向困难地区和薄弱环节倾斜。”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儿童是民族的未来、家庭的希望。要多渠道增加学前教育资源供给,运用互联网等信息化手段,加强对儿童托育全过程监管,一定要让家长放心安心。
  因此,九三学社提案建议,应加快研究出台《学前教育法》,对我国学前教育公共服务建设与改革发展中的深层次难题、关键性体制机制问题做出明确规定;在我国《刑法》中尽快增设独立的虐待儿童罪罪名,并规定虐待儿童从重处罚。另外,加大公办学前服务的供给力度,让公办学前教育在整个学前教育中的占比由目前的1/3提升到50%以上。
 
  九三学社强调,建立基于长远的保障机制,建立独立的幼教职称评审体系。目前幼儿教师职称评审不少仍然参照小教系列,很多幼儿教师职称上不去。建议将责任心、爱孩子等幼教素养列为具体量化指标和重点考核内容,对有虐童行为的一票否决。
 
  “通过互联网技术的力量,让全国孩子不用靠学区房也能接受高质量教育。”全国政协委员、网易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磊提出。目前中国的教育现状是好老师太少,优质教育资源集中大城市,甚至是大城市的少数学校,而学生又很分散。他着重强调,中国现有教育手段长期没有创新,应该基于互联网,探索更多的互动和创新模式。对于线上课程的局限性,他表示可以尝试与线下结合,实行“双师制”。比如,在师资有限的地方,可以在课堂上播放名师线上授课的优质内容,解决当地老师教不好的问题;然后让当地的教师在线下监督学生听课,辅导学生完成学习来避免纯线上的副作用。“优质的教育资源肯定集中在大城市里的极少数几个学校里。让这些老师上课的课件、课程模式无地域的推广,让三线、四线、五线的小朋友不用到城市里搞学区房,也可以有同样接受教育的机会,我觉得现在这是可行的。”丁磊认为,中小学精品教学有利于让学生跨越地域等因素,拥有接受同样教育的机会。
 
  去年全国两会期间,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明确表示,9年义务教育延伸至12年(向上或向下延伸),目前仍不具备条件。在今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陈宝生又强调,对于少数地方自行延长义务教育年限的冲动,要严肃排查、坚决制止。
 
 
  与此同时,不同层级城市的基础教育水平不同,最优秀的教育资源并不适用于每一个层级的学生,适当的教育分层才能使教育的“公平”与“质量”齐头并进。
  做到“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其中质量至关重要,没有质量的公平毫无意义。事实上近年来互联网技术对教育的不断创新也在推动消除教育资源不平衡的问题。
 
 
  九三学社提出,市场对幼儿园、幼儿教师和保育员的需求缺口值得关注。九三学社称,中国2016届“幼儿与学前教育”职业类本科毕业生,毕业半年后平均月收入为3504元,比全国平均水平低872元;而高职高专毕业生毕业半年后月收入为2706元,比全国平均水平低893元。可见,幼儿教师和保育员这份职业存在的高强度工作性质和低保障低报酬之间的矛盾、刚性需求的市场和失衡师资供给之间的矛盾等亟待解决。
 
  但事实上,当下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的可能性并不大。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上海中华职业教育社副主任胡卫建议:一是优化资源配置,使教育布局科学合理。从人口和地理位置、学校的空间布局、适度规模、学制设置、平均覆盖户籍人口、平均密度等方面,综合考量我国城乡校点布局;二是加大投入,完善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经费保障机制,将义务教育全面纳入公共财政保障范围;三是推动人事体制改革,强化教师队伍建设,合理配置教育人力资源;四是规范管理,促进教育均衡发展,把均衡发展作为实现教育公平的关键,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逐步消除区域、校际之间的办学差距,构建均等化公共教育服务体系,提高城乡教育一体化水平。
  “怎么让二三线城市获得好的教学资源,教学理念和好的教材?这个在原来没有互联网的时期是做不到的。我们追求更好的学习效果和追求更好的性价比,才能让教育公平得以实现——如果东西非常好,但是卖的很贵,还是不能实现。”在线青少儿英语品牌51Talk联合创始人兼COO张明礼认为,“通过互联网把优质的教育传播到各个家庭中,这是我们做的到的,这也契合我们企业的价值。我们确实看到很多孩子们由于英语学好,跑到大城市来读书,最终出国深造,这个在我们身边发生了很多这样的案例。能够完成这个使命也是这个企业的社会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