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广告与共享单车的结合还体现在其APP与车体上

发布日期:2017-11-13  来源:admin
 
    7月初,丁伟的父亲丁万青因涉嫌非法集资被调查。不久后,因丁伟也是公司股东,也进了看守所接受调查,在看守所里面共待了近40天。
 
    依照丁伟的说法,町町单车倒闭的直接原因是其父没有再为公司“输血”。但是,即使该情况未发生,町町单车按此情形真能保住吗?自ofo小黄车与摩拜单车开启共享单车浪潮以来,各路共享单车企业如雨后春笋般面市。然而,较早占领市场意味着更大的知名度,也更易获得风投,从而扩大单车投放与品牌宣传。对于后来者说,单车本身差异并不大,投入资金和单车投放量都无法与领先者匹敌。这种差距将会成为死循环,加速行业的洗牌进程。
 
    町町单车便是一个典型的缩影。此前该公司曾因押金难退、公司人去楼空而被怀疑卷款跑路。近日,其创始人丁伟向媒体透露,自己并非跑路,町町单车倒闭归咎于资金链断裂。但据《投资者报》记者调查,原因恐怕不止于此。
 
    破产不仅因资金链断裂
 
    町町单车的创始人丁伟曾是SCC超跑沙龙会员,其父丁万青是泰州市普发创投的实际控股人。共享单车潮流兴起时,丁伟在其父2000万的资金支持下于南京创办了町町单车。丁伟凭借自己对跑车的了解,町町的设计也是向跑车看齐,据丁伟称,所有共享单车中,町町以1800元/辆的造价仅次于摩拜。
 
    截至町町单车破产,单车已累计投放超过1万辆,用户达15万。但现在仍有1万多用户的押金未退,金额近200万。
 
    根据此前了解到的信息可知,丁伟对创业有着极高的热情,但他本人并不熟悉公司事务。丁伟本人也透露过,他的父母自始至终都掌握着公司的财务大权,还委派专人协助其运营管理公司。
 
    这样看来,导致町町单车倒闭的原因,除了仅靠自有资金无法维持运营,公司决策层的管理也存在问题。
 
    在《投资者报》记者发给町町单车的采访提纲中也涉及到了丁伟父母公司的相关情况,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时并未获得相关回应。
 
    公司倒闭后残局难解
 
    今年9月,南京相关部门曾宣布,将对未能联系上运维的共享单车公司进行清理,这其中就包括了町町单车。企业虽倒闭,可未收回的单车仍属于公司资产,这些单车是与各地相关部门联系统一处理还是放任不管?丁伟曾表示,如果不收回的话,就把町町单车的使用当作是一项公益,不上锁、不收费,不过,相关负责人目前未有实质性的行动。
 
    如果将投放的数万辆单车进行拍卖,以町町单车1800元/辆的造价来算,即使有所折价,拍卖款或许也可以用作充抵未退款的押金,丁伟也表示,可以直接用单车来抵。
 
    一时间,对于町町单车与丁伟的现状猜测不断涌现,有人认为,与其说是青年才俊的创业,町町单车更像是丁伟作为一个“富二代”的玩票。这也可以从今年4月28日发生的公司法人变更看出一丝端倪,由原来的丁伟变成了丁金玉。在此之前,丁伟发现父母的公司经济上出现了问题,要回财务权失败后,丁伟于4月底带领一些核心人员离开了町町单车。
 
    丁万青的普发创投虽然出事,但贷出的款项如果能成功追回,对于解决町町单车欠用户的200余万元押金或许有些作用。
 
    然而上述计划真正实施起来可能都存在较多困难。例如:是否有买家愿意拍下这数万辆单车,投放到各区域的单车谁负责组织收回?如果当作公益项目,如果有违停占道的情况还会增加交通压力。坏账追讨与司法程序既耗时耗力,且追讨难度较大。